Nisiki

【蔺靖】成人礼(肉,一发完)

咳咳……那什么,大口吃肉

殊途同归:

现代AU,复健第二弹,不过这次主要是给我自己……


雷,很雷,真的雷,答应我做好心理准备再看好吗。


同时也希望 @西黑柿  各种意义上能够开心一点,无以安慰,唯有产出,别嫌肉柴


warning: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





蔺晨是在自家公寓门口发现的萧景琰。 


他右手打伞,左手提着买回来的菜,迟疑了一瞬,不知道是应该视若无睹地走过去,还是上前去打个招呼。 


毕竟连人家记不记得他都说不准。 




蔺晨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心的医院上了几年班,然后回来继承家里的私立医院,平时并不很忙。 


他有个朋友是萧家的私人医生,上周带着女朋友去冰岛度假,萧家人大半夜打电话来找,朋友赶不回来,只好拜托他走一趟。


蔺晨拎着箱子进了萧家大宅,看见男主人被一群家人簇拥着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捂着心口状似痛苦。 


他摩西分海似的走到近前给人量血压,一边看病还要一边应付耳边吵吵嚷嚷的询问,一心二用也不忙乱,口中答着问题,动作仍然有条不紊,脸上甚至没有一点不耐烦,还挂着点应用于安慰病人家属的典型微笑。 


要不怎么说人长得好看就是占便宜,聒噪的家属们渐渐安静下来,在他舒缓的微笑里放轻了声音和动作。 


病看完了,蔺晨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发现人群之外的大门前站着一个少年。


个子高,人极瘦,身上穿着一件白衬衫,面无表情地站在那,越发显得五官清俊。 


他没有丝毫凑上前的意思,整个人便有些格格不入。 


蔺晨自他身边走过,他黑沉沉的眼珠动也不动,恍若未见,有女人嗔怪道:“……救了他爸,连招呼都不打,真是老萧养的好儿子。” 


蔺晨听出来,这是男主人那位已然跟他离婚多年却仍藕断丝连的第二任妻子的声音,透着美艳跋扈的味道,与温柔娴静的现任女主人完全是不同风格。


那少年闻言只静静盯了她一眼,随后便转身上楼,消失在回廊拐角处。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蔺晨一眼。 




此刻夕阳刚刚坠下,夜幕尚未全然覆盖,天空是阴郁的蓝,和着明黄色的路灯灯光,在少年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奇异的光晕。 


雨还在下,他身上穿着上次蔺晨见过的那件白衬衫,一条卡其色长裤,脚上居然套着拖鞋,整个人被雨浸得湿漉漉的。 


他半靠在墙上,背仍是笔直的,像是沐浴在雨中的一管潮湿而挺拔柔韧的新竹。微微垂下头来,柔软的黑发贴在额头上,能看出他的睫毛长得可怕。


蔺晨从不知道自己的视力竟然这样好。 


少年听到动静,抬起头,准确无误的将目光投在他身上。 


蔺晨被那双像是吸纳了所有情绪的黑眼睛攫住,他想抬脚离开,身体却不知为什么动也不动。 


少年走近他,裹着寒气的秋雨令少年的脸色发青,一股陌生的、从未闻过的、冰凉而淡之又淡的香气兜头罩住了蔺晨。 


大概是洗发水的味道。他抽空想。 


少年接过了他的伞,贴近的身体贴合着他的身体,白色布料被雨淋湿,呈现出透明的质地。嘴唇附在蔺晨耳边:“蔺医生,你好。” 


这是蔺晨第一次听他开口讲话,低沉醇厚的嗓音像崩塌的山石在自己的胸腔里滚过,最后无可避免地跌落进深渊。 




蔺晨把他迎进屋,找出一条大毛巾扔到他头上,少年却站在原地,难得地露出一点局促的表情——他身上都是湿的,不好意思弄脏蔺晨的沙发。 


蔺晨心里有点好笑,又觉得他总算有点孩子模样,于是把毛巾拿过来给他擦头发:“你叫什么?” 


少年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亲密举止,下意识躲了一下,然后立刻强迫自己站好,僵硬的任由蔺晨一边给他擦头发,一边轻柔地按摩头皮。 


“……萧景琰。” 




萧景琰。 


蔺晨将这三个字在舌尖上掰开揉碎咀嚼了一遍才咽下去。 




他给萧景琰倒了一杯热水。 少年有点呆呆的看着杯口上方升腾的袅袅热气。 


“那天是我大哥的忌日。”他忽然没头没尾地说,语气里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起伏。“我问他车祸的事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不打算再追究了,他很生气,想打我一巴掌。”


结果自己气到心绞痛? 


蔺晨听得很专注,但并没有看着萧景琰,他也把目光放在玻璃杯上,两个人的目光落于同一点。 


他不想让萧景琰有被压迫感。 


萧景琰住了口,赤裸的双脚踩着他自己带进来的水渍,长裤上还沾着一点泥水,他发了一会呆,然后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下唇,侧头问蔺晨:“我能洗个澡吗?” 




那就洗个澡吧


去袖底洗澡也行


 


等萧景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一股棉花糖般软而甜的香味勾住了他的鼻子。 


蔺晨坐在客厅里,桌上摆着一块勉强可看出是圆形的小蛋糕,雪白的奶油铺在上面,一颗鲜红欲滴的草莓被他刚刚放了上去。 


卖相不怎么样,闻起来却不错。 


蔺晨回头瞧见他,伸手示意他过来,拿出一块新毛巾给他擦头发。 


萧景琰一只手搁在蔺晨的膝盖上,另一只手去够蛋糕上的草莓。 


“我给你家里打过电话了。” 


捏着草莓的手顿了顿。 


“未成年人夜不归宿像什么话,”蔺晨低声说,“你妈妈很担心。” 


萧景琰整个人僵在那,不出声。 


“所以她拜托我照顾你一晚上,”蔺晨轻轻咬了一下他冰凉的耳垂。“家里还有点生奶油,临时烤出来的,凑合吃吧。” 


萧景琰盯着手里的草莓,半天才一口吞下去。 


蔺晨捉住他的手,把他手上酸甜的汁水吮净,舌尖从指尖舔到指根,像是又要着火。 


于是少年贴过来的唇被他张开嘴含住,安静的客厅因为翻搅的啧啧水声而显得更加安静。 


过了不知多久两人才勉强分开,蔺晨把视线从对方微微有点红肿的唇上移开,握住他清瘦的肩膀:“先吃蛋糕。” 


事实上两个人都没有吃晚饭,那块小蛋糕吃了一半,蔺晨又起身去厨房煮了两碗方便面,里面搁了鸡蛋和几根青菜,香得不可思议。 


萧景琰的母亲是药膳专家,平时从不给他吃这样的东西,他却不挑,吃面的时候一脸专注虔诚,最后喝着汤差点把脑袋整个埋进碗里。 


蔺晨笑出声来,伸手摸了摸他还带着潮气的短发。 


萧景琰向后仰倒在沙发上,一脸吃饱喝足的慵懒,身上烟火气十足,与当初那个游魂似的惨白少年判若两人。 


他瞥了蔺晨一眼:“你做蛋糕干嘛?” 


蔺晨轻咳了一声,笑笑:“本来就想给你下碗长寿面算了,你妈妈说你爱吃甜的……” 


萧景琰眨眨眼,怪不得蛋糕上的奶油量惊人,他们俩吃了没几口,碟子上就只剩奶油不见蛋糕了。 


他坐起来,手长脚长地扒在蔺晨身上亲了他一下:“谢谢你。”目光清澈,语气认真。 


蔺晨伸手揽住他的腰,压低声音:“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 


蔺晨用手指从蛋糕小碟上挖了一大块奶油,慢慢抹在萧景琰露出来的锁骨上:“我也爱吃甜的。”说完低头去舔吻他锁骨里那一小块清新干净的肌肤。


萧景琰被他弄得先是一凉又是一痒,嗓子里溢出一声笑。 


他抱住蔺晨的脖颈,腿很自然地扣住蔺晨的腿,对方抬头:“……嗯?” 


他反应过来,连忙松了一点力道:“我念的是警校,下意识就……” 


蔺晨失笑,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他的窄而紧实的后腰:“希望待会你不会给我一个过肩摔。” 


萧景琰举起空着的那只手做发誓状:“绝对不会。” 




那就做吧


其实洗完澡就可以直接在袖底看完




第二天早上最先醒来的,反而是被折腾到后半夜的萧景琰。 


做到后来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依稀记得蔺晨替他做了清洗,掀开被子一看,果然是这样。 


蔺晨的公寓采光和视角绝佳,阳光洒了满地。萧景琰赤脚踩着被晒得温暖的木质地板去翻蔺晨的衣柜。 


两个人身高相仿,不过蔺晨没他那么单薄,萧景琰试了几件衬衫才找到合适的。


等蔺晨懒洋洋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洗完澡的萧景琰坐在餐桌前吃他自己煎的鸡蛋和自己热的牛奶,身上穿的却是蔺晨的衬衫。 


坐起来仔细看看,还算萧景琰有良心,餐桌对面摆着一式一样的早餐。 


蔺晨说:“早。” 


萧景琰放下杯子,回头看他:“早,”他顿了顿,脸上没什么表情。“我还要上课,先走了。” 


蔺晨翻身下床,余光瞥见散落一地的衣服——似乎都是萧景琰的——已经皱得不成样子。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把备用钥匙扔给萧景琰,对方下意识一把接住,听到蔺晨含笑道:“衣领系好,景琰。” 


少年细长的手指僵了一下,把最上方的扣子也系上了,将脖颈上不可为外人道的印子牢牢遮住。 


他似乎有些犹豫:“蔺医生……” 


蔺晨打断他:“景琰,你知道我平时工作很忙的。” 


少年眼中泛出一丝狐疑,不过还是闭上嘴听他讲完。 


“所以你有什么需要,就自己来找我,像昨天那样。” 


萧景琰的脸上似乎有一点发红。


“蔺医生随时随地欢迎你,来挂号。” 


蔺晨微笑,他半边身子沐浴在阳光里,整个人闪闪发光。


 “只要你答应不给我一个过肩摔就好。” 




fin.



评论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