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iki

[琅琊榜衍生]撩纱(《隔纱》番外)[苏靖 肉慎]

唔……吃肉

恩桑:

正经而学术地优雅。


我怂,还是放了外链。




要看正文戳这里,恩桑所有的文都在:


http://himeen.lofter.com/post/1d144032_a05ec54










正文:


》》1




所谓学者,大致洞察,醒世,敏感,别有用心。




萧景琰第一次得知梅长苏对自己的心意,那是金陵一个最平凡的晚春,梅长苏当时还以蔺家养子的身份住在蔺晨家里。换季的时候,他染了流感,萧景琰被蔺晨稍微一骗,就忘了探病的礼数,两手空空匆匆赶往蔺宅,梅长苏没想到他会来,惊喜之余,来不及收起茶几上放着的《物理年鉴》。




出身名门的子弟大都教养甚好,连谈个恋爱都曲曲折折,当萧景琰知道绝非他一个人为了讨好喜欢的人而勉强自己学不擅长的科目时,他有点受宠若惊,毕竟梅长苏是他心中榛子酥里的碎榛子,稀奇得不得了。




当然,如果梅长苏一直用当初对萧景琰的心思狠学物理,以他的聪明才智,还真说不定成为另一个钱学森,然而他没有。五柳先生说,好读书不求甚解,大概就是这么个态度。再说,梅长苏一个历史系教授转行搞起物理,你让金陵大学是辞了他呢还是辞了他呢?




可是,自打上个月梅长苏看起《格氏解剖学》,萧景琰悬着的心就没放下来过。






》》2




说起《格氏解剖学》,梅长苏最近还经常出入医学系系馆去找一个叫冯谦谦的女老师,萧景琰撞见过两次,可人家以学术请教为由,光明正大的做派让萧景琰都觉得自己缺乏男人胸襟,不禁莞尔。




说起这冯谦谦,那是不得了。坊间传闻,说他是直系军阀冯国璋的私生女,年纪轻轻二十出头就被保举到金陵大学医学系当副教授。暂且不管人家的身家背景,就拿学识和相貌来说,也担得起这副教授的名头,跟国学院谦谦君子梅长苏站在一起,那叫一个般配。 




当萧景琰回本家吃饭,私下跟自家大哥说起此事的时候,正在往饺子碗里加醋的萧景禹手一抖倒了小半瓶,整个家里都是酸味。




“景琰啊,你应当相信苏先生的为人。”萧家大公子接过大少奶奶递过来的面汤,涮了涮被醋泡过的饺子。




“我怎么就不信他了?”萧景琰一个个把饺子往嘴里送,大嫂问他要不要面汤,他没听清,回了句“不要醋,谢谢大嫂”。






》》3




自打萧景琰跟梅长苏确定关系,他就在离大学不远的地方买了栋小别墅,从本家搬了出来,这事萧景禹还瞒着父亲给他付了一半的购房费,说小七长大了。




梅长苏搬出蔺家那天,当家的蔺院长不在,蔺家大公子才入夏就摇着折扇调侃好友:“你家景琰学汉武帝金屋藏娇,要把你藏起来咯。”




梅长苏斜了他一眼,继续指导搬家的人分类装书,心想,还好当初把儿童房和一间客房都改成了书房,要不肯定放不下。




蔺晨突然像吃错药一样,也不管家里有没有外人,提了口气对着梅长苏喊:“从经济、气质、职位、科目,你都是下面那个!”




屋内忙着的人突然全部都停了动作,目光交接后又突然全部都开始工作。




“看不起人文学科?”梅长苏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边半框眼镜。




蔺晨微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梅长苏说。






》》4




周五一早,萧景琰和梅长苏在自家小别墅里吃着早餐,梅长苏一边嚼煎蛋一边翻着《格氏解剖学》,旁边的萧景琰坐直身子偷瞄了一眼,是男性肌肉分布图。




吃完早饭是梅长苏洗碗,惯例是这样的,一个人做饭,另一个人就要负责洗碗。梅长苏觉得萧景琰最近的胃口都不太好,吐司只吃了一片,培根剩了半条,牛奶也还剩小半杯,他收碗的时候,倾身在萧景琰泛着油光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待梅长苏进了厨房,愣着不敢动的萧景琰才悄悄伸出个舌头尖舔了一下嘴唇,脸立马红到耳朵根,回头看了眼梅长苏忙碌的背影,他才遮遮掩掩地把嘴唇舔干净,舔的是油,味道是蜜。




其实他们的关系就止于此。




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睡在一张床上,可萧景琰觉得梅长苏出尘绝世,没有半点饮食男女的样子,再加上他自己本身这方面的欲求就不那么旺盛,即便有时候两人吻着吻着有点失控的趋势,只要梅长苏一打住,萧景琰就能半路刹车。




他们这一个禁欲系,一个性冷淡,演了个十成十。






》》5




每天早上两人都是一同去学校,出入成双的样子让学校里少数知情人士好生羡慕。车上,梅长苏坐在副驾驶上,他说他今天下课之后历史系和医学系联谊,让萧景琰别等他回家。




正在开车的人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闷闷不乐地说:“联谊是学生的事,你去干什么?再说……”再说你现在都有我了,怎么能去参加联谊。这话说出来就变了味,还是不说的好。




“再说什么?”梅长苏转过脸来,一派温和的样子。




“没什么……”




萧景琰专心开车,不再说话。片刻后,梅长苏温润的声音传来:




“我昨日看解剖学的书,有问题要去请教冯老师,只是……”稍微晚一点回来。




“只是什么?又是那个冯谦谦??”话没说完就被萧景琰打断,同时一个急刹车,梅长苏差点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上。




他从没见过萧景琰态度这么不好,把之前的事情迅速理了一遍,心里当下了然。






》》6




车停在路边,来往的人会递过来一个好奇的目光,车里的两人僵持着,气氛逼仄局促。




“景琰?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梅长苏扶了扶因刚才的急刹车滑下来的眼镜。




萧景琰转过脸来,自东南方向而来的晨光正好落在他的左侧脸,一双明眸顾盼生辉,他眼底藏满诚恳,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我在德国修过医学双学位,你的那些问题,也……也可以,问我……”说到最后声音小了下去,头也低了下去。




他知道梅长苏这样的学者应该最讨厌不知谦逊的人,但他又没办法控制自己爪牙一般的妒忌情绪,终于,还是希望恋人的目光永远都在自己身上。




两人的亲密关系,若是在适当的时候坦然,总该是喜多余惊。梅长苏依旧温和地笑着,伸出手扶着萧景琰的后颈把他拉向自己,也不管车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就把嘴唇贴了上去。




这次不同早餐时的浅尝则止,分开时已有一人面红耳赤,梅长苏的手贴在他脸上为他挡去来自车窗外好奇的目光,凑到他耳边说:“那我今晚回来请教,景琰你务必知无不言。”




他没听出眼前的梅教授话里有话,否则便不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好。”






》》7




当梅长苏抱着《格氏解剖学》进卧室的时候,萧景琰突然有点后悔前几天没好好的温习,不过他想以梅长苏的学科背景,应该提不出太难的问题。他看到梅长苏今早在看肌肉分布图,想必问题也应该与此有关。




“景琰,《格氏解剖学》这翻译,配上插图我也是看不太懂,你看,我们家也没有人体模型……”




萧景琰歪着头等梅长苏的下文,他却说到这里打住了,他揣摩着梅教授的意思,想起以前在医学课堂上,老师为了加深同学对肌肉和骨骼分布的印象,通常会让同学自己摸一摸,于是他也给了梅长苏这个建议。




“这办法好倒是好,”梅长苏顿了顿,“但是后背我自己也够不着啊。”




萧景琰转了转眼睛,”这不打紧,你摸我的就是。”




这话一出,作为学术探讨,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眼前的梅长苏也是惯有的敛眉浅笑,可他就觉得自己浑身毛毛的。






》》8




“所以,真肋、假肋和浮肋的界限是哪里?”




“真肋是从上往下第一到七对,剩下的都叫假肋。第八到十对借肋软骨与上一肋的软骨相连,形成肋弓,最后两对前端游离,又叫浮肋。”萧景琰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肋骨做示范,梅长苏也根据他的讲解,寻找这些肋骨在自己身上的位置,反手摸浮肋的时候,他停了动作。




“景琰,你过来。”




萧景琰会意,脱了外套只穿一层薄薄的睡衣背对着梅长苏,肩胛骨把布料撑出一个漂亮的轮廓。梅长苏的手缓缓靠近萧景琰的后侧腰,指尖隔着睡意触及皮肤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对方轻微的一颤。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探寻着,圆润的指尖摩挲肋骨间的缝隙,碰到痒痒肉,萧景琰忍不住歪了身子,躲闪着。




“景琰,我摸不着……”梅长苏不由分说地把手探进衣衫,顺着柔韧的侧腰腰线缓缓向上,捕捉到了第一根浮肋,随后掌心贴合腰线,手指像爬梯子一样从下往上摸,离腋下不到三寸的时候,萧景琰突然夹紧了胳膊,憋红了脸看着梅长苏,委屈又歉意地说了句,先生我怕痒。




哎呀,那双眼睛。




夫复何求?梅长苏想。






》》9




梅长苏把萧景琰的睡衣下摆卷起来又让他稍微用点力,腹部四块肌肉轮廓分明,梅长苏伸手戳了戳其中一块问:




“景琰,我看书上是八块,你怎的只有四块?”




“先生,”萧景琰用力坐起来,一脸看小孩的表情看着梅长苏,“书上画的是去掉皮肤和脂肪以后的肌肉分布。”




“哦哦哦……”梅长苏的手指来回描摹腹肌的轮廓,“所以腹直肌是左右各一块,还是各四块?”




微凉的手指在身上游走,圆润的指尖触及肌肉中间的凹槽引得萧景琰一阵轻颤,撩得他心猿意马,想着一些君子四非的东西。为了不去看躲避眼前的画面,他闭上眼睛不去看梅长苏,可失去视觉之后,触感越发清晰。




梅长苏的指尖是温柔的,微凉的,带着潜藏的力量,对着他怕被搔的那些地方不轻不重地探索着,他想躲,可总觉得让梅长苏有问题来问自己这口是他开的,人家也不顾教授的身份虚心请教了,如果他现在扭扭捏捏倒不是那么回事了,或许人家根本就没多想,只是在认真学习人体肌肉分布图而已,他不躲吧,年轻的身体却因为爱人的撩拨情动起来,羞耻的地方渐渐苏醒。




“左右,左右各一块,被健划……分,分开,嘶……”萧景琰抽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了,景琰?”






》》10




等梅长苏把注意力放到盆腔的时候,还没来得及伸出扒萧景琰裤子的手,就被那人一用力推到床的另一边。




“景琰?”不明所以地问了问。




萧景琰往后一躲,拉开被子盖在自己下半身,“先生,今天先到这里吧,我,我有点累了。”




跟平常不同,梅长苏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慢慢逼近,在萧景琰震惊的神色中,把一只手探进被窝,探入睡裤,一把握住了被刻意隐藏起来的地方。




“嘶……苏,苏先生……”




梅长苏的手稍微用了点力,缓缓动作,“我们关灯,我碰到哪里,你告诉我是哪里……”




直到梅长苏说完这句话,萧景琰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梅长苏之心人尽皆知,就他一个人傻傻的相信这是场学术请教。




眼前一片黑暗,梅长苏落在耳边的话似乎也被无尽的黑暗染了色,听起来有几分邪魅,他语调温和而诱人,说,景琰,不要害羞。




》》11




放肉小号不要关注哦




》》12




他们身心结合的第四天,蔺院长回了宅子,梅长苏带着萧景琰回蔺家做客,饭桌上,蔺晨喝了点酒,问起梅长苏最近在读的书。




“听说你最近对解剖学感兴趣?”




“看了点闲书。”




“消停消停吧,小时候我爹教我人体肌肉骨骼神经血液器官淋巴分布图,你可是背得比我好,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又……”




话没说完,梅长苏一筷子红烧肉喂到蔺晨嘴里,浓油赤酱的,差点让他给整个吞下去。




梅长苏直到吃完这顿饭都不敢去看萧景琰的眼神,至于梅教授为什么在改造成书房的客房里睡了一个周,那就不知道了。




(完)




因为正文无差关注我的对家太太会不会拿刀追杀我?



评论

热度(495)